您现在的位置是:电化学能源网 > 县级公安局长贪腐18年卖官敛财,纵容黑老大,夫妻一起贪

县级公安局长贪腐18年卖官敛财,纵容黑老大,夫妻一起贪

时间:2020-10-26 14:35  来源:电化学能源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县级公安局长贪腐18年卖官敛财,纵容黑老大,夫妻一起贪

盘踞湖南株洲长达13年的许爱民黑恶势力组织被打掉,半年后充当黑恶“保护伞”的株洲市天元区政府副区长,市公安局天元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文树忠落马。

16年前,许爱民在茶陵县投资,时任茶陵县公安局局长的文树忠为其在县公安局办公楼里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并帮其协调贷款。许爱明送给文树忠的老婆胡冉5万元现金。这是胡冉第一次收钱,面对巨款,当她诚惶诚恐地告诉文树忠时,文树忠却说“没事,收下”。

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夫妻俩在贪腐的泥潭越陷越深,上演了贪腐“夫妻二人转”。

2019年6月,在中央扫黑除恶工作的督导下,株洲市公安局打掉了以许爱民为首的涉黑组织。同年12月,“保护伞”文树忠落马,今年8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被批“家风败坏;私欲极度膨胀;涉嫌受贿犯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0月14日刊文《家风败坏 公安局长夫妻走上贪腐路》,披露了一个县级公安局长的贪腐内幕:陵县、醴陵市、天元区公安机关里,上到局班子成员,下到普通民警,都是文树忠收取红包的对象,18年里靠卖官收受贿赂达数百万元;而她的老婆则不仅“保管”巨额贿款,还大肆挥霍,一次就在美容院消费67万多元,从头到脚全做了美容。

文树忠。资料图

在株洲三县市(区)任职公安一把手,贪腐18年

据官方简历, 文树忠, 1968年6月出生,电大本科学历,湖南株洲渌口区人。1990年7月,22岁的文树忠踏入警界,任职株洲市公安局五科预审员,此后29年他一直在株洲公安系统任职。

2002年1月, 文树忠调任茶陵县公安局,先后任副处级侦察员、党组书记、局长。

2007年11月,文树忠调任醴陵市副县级干部,醴陵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2012年5月,文树忠调任任株洲市公安局副调研员、天元分局局长,不久升任株洲市天元区政府副区长,后又兼任天元分局党委书记。

回顾文树忠的仕途,其先后在株洲下辖的茶陵县、醴陵市、天元区任公安局局长,只是个处级官员,但自2002年1月调任茶陵县公安局担任领导职务,就开始了贪腐,直至2019年12月落马,贪腐时间跨度长达18年。

展开全文

集体公款买名酒,半年多喝了10多万

在落马之前,文树忠就受过一次处分。

2018年12月,湖南通报3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典型问题,头一个被点名的就是株洲市天元公安分局违规购买使用高档酒水等问题。

据通报,2016年12月至2017年7月,天元公安分局9个基层队所购买高档白酒共计148瓶,虚列开支报销20.05万元,其中114瓶已在24次公款吃喝或公务接待中使用。天元区副区长、天元公安分局局长文树忠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到位,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其他涉事人员也受到了党纪处分。株洲市纪委对天元公安分局党委在全市通报批评。

据测算,若按虚开报销款20.05万算,148瓶白酒每瓶均价1300多元,价格不菲;短短半年多,24次公款吃喝,月均3次多;已消费的114瓶白酒,每次宴席喝掉近5瓶,酒量不小。

文树忠顶风违纪,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只是其违法乱纪的冰山一角。

家风败坏,私欲极度膨胀, 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

今年8月18日,文树忠被“双开”,暴露的问题更为严重。

据株洲市纪委监委通报: 经查,文树忠违反政治纪律,采取串供,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等方式,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旅游活动安排;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向组织报告个人重大事项,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为多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违反廉洁纪律,参与营利性活动,向管理服务对象放款并收取高额利息;违反生活纪律,家风败坏,对配偶失管失教;违反工作纪律,利用职权违规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承揽、发包,违规干预执法活动,并涉嫌受贿犯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文树忠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党性意识缺失、法纪意识淡薄、私欲极度膨胀,且在党的十八大后、十九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天元区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市委批准,给予文树忠开除党籍处分,终止其天元区第五次党代会代表资格;由株洲市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株洲“黑老大”落网百姓放鞭炮庆贺,半年后“保护伞”落马

文树忠落马,与许爱民为首的盘踞株洲长达13年的黑恶势力组织被打掉,不无关系。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019年6月,在中央扫黑除恶工作的督导下,株洲市公安局打掉了以许爱民和吴增明为首的涉黑组织,截至同年10月中旬,抓捕了8名该组织内成员。

据公开信息显示:许爱民早年在部队服役,随后在一乡镇企业局担任业务员。后期从商,任株洲多家公司的执行董事职务,吴增明则是他的“左膀右臂”,为其中一公司的总经理。

2003年,许爱民在茶陵县投资,时任茶陵县公安局局长的文树忠为其在县公安局办公楼里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并出面帮其协调银行贷款。为感谢文树忠,文树忠的老婆胡冉买房交首付款时,许爱民送给胡冉5万元现金。

这是“黑老大”许爱民和公安局长文树忠权钱交易的开端。

此后10多年,许爱民聚集了许多社会闲散人员,并多次使用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开设赌场、放高利贷,甚至非法诉讼的手段欺压当地的百姓,并由此获得了高额的非法利益。

有当地百姓表示:“他们曾经强制性拆掉了我家的两个门面,不仅没有给予我赔偿,还派人跟踪、威胁的我的家人,现在提起来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都想哭。”

当地一间服装城中的商家听闻许爱民涉黑团伙被打掉的“喜讯”,自发性地放起了鞭炮。

许爱民涉黑团伙被打掉一个月后,2019年7月18日,株洲天元区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听取扫黑除恶专项工作情况汇报。时任天元区副区长,市公安局天元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文树忠汇报情况并表态:高标准、严要求做好扫黑除恶专项工作,确保“不漏一人”;以刀刃向内的决心开展自我革命,铸造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公安队伍。

当年10月12日,株洲市纪委监委、市公安局发布《关于公开征集许爱民等涉黑涉恶团伙及其“保护伞”线索证据并敦促投案自首的通告》。通告督促充当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交代问题,鼓励广大干部群众检举揭发其他党员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的问题。

两个月后,12月10日,文树忠落马,后被查出涉嫌受贿犯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株洲晚报》刊发的2019年株洲反腐成绩单:深挖彻查许爱民、吴增明等影响恶劣的案件,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43件,处分49人,组织处理25人。

家风败坏,老婆美容一次花67万从头“美”到脚

文树忠被“双开”,通报称“家风败坏,对配偶失管失教”,文树忠贪腐18年,其妻子身为党员干部,却没选择做贤内助,而是与丈夫一同上演了贪腐“夫妻二人转”。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第一次收到“黑老大”送上门的5万元巨款,当胡冉诚惶诚恐地告诉文树忠时,文树忠却说“没事,收下”。

从此之后,文树忠每每回家将自己收受的红包礼金甚至贿赂款交给胡冉时,胡冉关心的不是钱的来路,而是问“怎么这次这么多?”

“文树忠给我多少钱,我就收多少钱。后来他给的钱越来越多,我觉得钱存在自己账户里不好,怕万一组织因为什么事情追查起来,问钱从哪里来的,自己不好回答。”胡冉说,她用自己母亲、姐姐等亲属的身份证去开银行卡,用来存放这些来路不正的钱。

长期面对来得如此轻松且数额巨大的不义之财,胡冉并不甘心只做“保管员”。

“她在我们店里是绝对的1号VIP客户,消费了几百万。”株洲市某美容连锁会所老板陈某说,2014年至2019年间,胡冉在他们店里美容时,一次性刷卡十几二十万元眼都不眨,最多的一次个人消费直接刷了67万多元。

“从头到脚,全身但凡能做美容的地方她都做了,有些项目还是从香港派专人带设备上门服务的。”该店服务员说。

在文树忠贪腐的道路上,由于妻子胡冉的大肆挥霍,一步步地将他推向腐败的万丈深渊。“我一次次带着炫耀的心情将收受的钱交给胡冉,胡冉明知这些钱来路不正,但也收得高兴。”面对夫妻双双被审查调查,文树忠悔悟说:“回头想想,钱收得再多也没用,我们现在什么都没了。”

上到局领导,下到普通民警,都是他收取红包的对象

文树忠在忏悔书中写出了他之前对退休之后还能享受奢靡生活、享有权力余热的想法和做法:“我刻意培植亲信,想在退休之后还能‘说话有人听,喝酒有人敬’。”

“培植亲信”只不过是文树忠卖官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文树忠向专案组交代,在2010年初,醴陵市公安局新组建了巡特警大队,他有意让时任板杉派出所教导员唐某担任该大队队长,因担心“用人不公”的传言,他专门制造机会让唐某上位。他说:“我知道他口才好,就特意办了一次竞争上岗演讲比赛,并提前要他做好充分准备。”

由于准备充分,唐某获得演讲比赛第一名,文树忠顺势在局党委会上提出按照比赛名次确定巡特警大队队长人选,唐某如愿以偿。而背后,唐某采用细水长流的方式送给文树忠16万余元。

在文树忠手写十余页的行贿人员名单当中,茶陵县、醴陵市、天元区公安机关里就有80多人,上到局班子成员,下到所队长、普通民警,都是他收取红包的对象。由于他的贪婪,一些民警为获得提拔重用不得不用钱铺路。

“我把干部任用当做生财之道,想方设法让提拔重用的下属对我感恩、给我送钱,用组织赋予的权力来兑换成个人的利益。”文树忠说。

能力不行、口碑不好的,送钱就能提拔;能力突出、立功受奖的,送钱才能提拔。文树忠在担任县级公安局长的18年里,靠卖官收受贿赂达数百万元,严重破坏了当地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

文:梁建忠

(综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湖南省纪委监委、株洲市纪委监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