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热示范项目电价缘何难产?->我爱翠城

发布时间:2016-04-21 来源:安徽省道路运输协会 浏览次数:

光热电价出台的希望在每个月的月终消无声息地幻灭,在月初再被行业从业者的热心燃起。自2015年11月中旬完成示范项目评审至今,如此反覆,已近半年。在失望与希望的轮回中艰难孕育的电价,似难产的婴儿,让人揪心,以至开始让人焦躁。

“李总,四月已至,我们的项目该启动了吧?”“等电价出来再说吧。”“陈总,你们项目的反射镜开始采购了吗?“电价还没出怎么采购?“张总,你们项目的可研费欠了这么久了,该结了吧?“等电价出来马上给你结“……

这可能是绝大多数光热行业人士当前的工作状态,电价至今未定已严重影响了各企业的工作进度,既定的工作计划无法按预期实施。从大的层面上来看,大部分企业受此影响,国家能源局欲在2017年底前建成一批光热示范电站的希望也即将沦为泡影。

电价难产,其根源到底在哪里?

需要肯定的是,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在推动示范项目落地方面着实已经尽力,在过去的几个月内,新能源司已多次协调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整理相关论证材料,与发改委价格司就电价的核定问题进行多轮磋商,并已于今年3月份完成了沟通流程。

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在今年3月21日举办的第九届亚洲太阳能论坛上公开表示,1GW光热示范项目的具体名单近期有望正式公布。时至今日仍未公布,问题在于在电价出台这一问题上,国家能源局难以主导,在协同价格司完成了电价意见提交和论证之后,电价定多少,何时出,则已全由价格司定夺。

国家能源局给出的建议电价据信应不低于1.18元,但3月至今,电价依旧未能出台,最可能的原因之一在于发改委价格司层面依旧不认同这一电价标准,对到底该定多少电价存疑。这一猜测也得到了大多数光热行业人士的认同,多位行业权威人士认为,鉴于弃风弃光问题日益严峻,新能源补贴资金缺口巨大等客观现实,价格司对光热电价的心理预期极低,可能在1.1元以下。

而事实上,这一电价对首批示范项目而言很难具有投资可行性。若电价真的低于1.1元,各大央企干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即便会有极个别民企勉强接受,最终也绝难从中筛选出1GW“相对靠谱”的示范项目体量,对光热行业可能是一次重大打击。价格司对此也应有所考量,或许也正因为此,电价额度正处于摇摆之间。

另一个可能的原因则在于光热电价一事仍未能引起发改委价格司层面的足够重视,在负责对包括电价、水价、油价、药价、运输、通信等在内的多种垄断商品和公共服务价格进行制定、审核和监管的“天下第一司”眼中,盘子太小的光热可能难以“入其法眼”。同时,价格司因2014年多名领导被查而被冠以贪腐重灾区,相关领导处事极为审慎。且价格司近两年来职务变动频繁,现任价格司司长施子海在今年3月底才刚刚上任。

当前,光热行业相关企业整体的工作进度受制于政策不明而无法开展,围绕电价这一核心问题的讨论在线上线下成为热议话题焦点中的焦点,但也开始让人逐渐麻木。在听惯了太多“狼来了”的无端喧嚣之后,不少人期待“狼来了”的欲望已开始滑过波峰,跌入波谷。

但行业的真正推动者仍在不遗余力地设法推动电价政策尽早合理出台。有相关人士寄希望于组织主要的光热发电项目开发商与发改委价格司进行一次小范围会谈,集中说明行业对合理电价的预期,以求加快价格司对电价的确定进度。也有人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向价格司反馈行业的真实诉求,以求加大其对光热电价一事的重视程度。

今日,记者就光热电价问题电话联系了发改委价格司和电价处的相关领导,记者在电话中表明行业对电价的诉求之后,并未能获得其就此问题的正面回复。


更多

热点聚焦

更多

新能源技术

 1980年(庚申年)联合国召开的“联合国新
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会议”对新能源的定义为:以新技术和新材料为基础,使传统的可再生能源得到现代化的开发和利用,用取之不尽、周而复...[更多介绍]